溯越·星夜 之一

Chapter 1  Revival


*私设一堆,真的一堆

*ooc预警

*前篇走这里:楔子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01

彼时正逢春末,百花开过,禁林复又笼罩下遮天蔽日的荫凉。雨水冲刷过古老的砖墙,玄黑铁门浮起金属铮亮的色泽,打人柳盘成松散的一团,每寸枝叶上都层叠着光。

 

对于现在的霍格沃茨师生来说,五月不仅意味着夏至。

更不只是提醒他们一个月后就是期末考试。

每年的这一天清晨都很寻常,与往常没什么不同,却又有哪里不一样。只是但凡读过一点近代魔法史书的小巫师都知道,这是个曾经惊心动魄的日子,世纪战争在此骤然谢幕,留下一个巨大的谜团,还有一堆亟待打扫的烂摊子。

 

“啊呀,你们怎么都起这么早。”

肖恩·韦斯莱捂住嘴,一个巨大的哈切,仍然没从美梦中彻底清醒过来。他在格兰芬多长桌随意挑了个位置坐下,循着香味眯眼抓了只鸡腿,对面前女孩的白眼熟视无睹,“如果我没记错,今天是那时候了吧。”

 

“好吧,肖,看起来你的确是忘了。”凯莉·马斯特说,啜了口咖啡,“不过,对,又是‘那时候’。”

 

红发格兰芬多还没给什么反应,他左边的哥们儿就凑了过来。

“说实话挺没实感的,对不对,肖?”茶褐色头发的戴维·托马斯说着也坐下来,对凯莉挑了挑眉,权当问好,“比起十一世纪学校建立,十四世纪的反巫术运动,十七世纪的文艺复兴等等等等,这可是离我们最近的历史了——好吧,也是几十年前的事了。”

 

“但还是有很多地方不一样。”凯莉耸耸肩。

“没错,就拿魔法史的课来说,往常宾斯教授无论讲什么都是平板又飘忽的语气,没有重点,停顿奇少,非常适合催眠——”戴维流畅地接上,收获半打赞同的咕哝并几个拉文克劳的瞪眼,“不过一旦提到‘霍格沃茨之战’或者‘哈利·波特’,梅林在上!我完全没想到他认真起来会是如此的,热情洋溢……尽管,好吧,咱们学校大多数鬼魂都对这些印象深刻。”

“而且无可辩驳的是,它所带来的影响一直持续到今天不是么,”他咬了一口吐司,意有所指地向斯莱特林长桌投去一瞥,“其实我不大明白,‘审判’为什么会放过他们,尽管无论如何这不是我该操心的事情……说来话长,先不提这个。更难得的是,我们的这些主角不是黑白照片,或者只拥有原者一部分性格的肖像,更别说只活在文字里的四位创校者,他们是活生生的英雄啊,想想看这该有多令人激动,对不对,肖?”

 

“噢,是啊。”

肖恩迷迷糊糊地应和着,托马斯这一番演讲似乎有催眠效果,他觉得更困了。

 

“那几位,咱们不是很快就能见到了?”安妮·瑟尔似笑非笑道。

“嗯?”

“哈??”

“校长前些时候才说过的呀,你们是都忘了么?”

 

征战的往事,生活在和平时代的人们难以想象。没有身临其境,多数时候只凭借文字、照片来窥探那一鳞半爪,体会总是不够深刻。

由此,似乎是从三十周年开始,每逢十年之期,当初的见证者们便来到曾经决定胜负的战场,为英国巫师界的未来讲述那段惊心动魄的时代,不仅是缅怀故友、思索历史,也包含了隐晦的期许。而在一行战争造就的英雄中,又以格兰芬多三人组之二为首——他们一直陪伴在救世主身侧,理所当然的,他们的经历也最为引人入胜。

而今天,2068年五月二日,距离世纪战役的句号,不多不少正是七十个春秋。

 

“肖,马上就要见到你的祖父母了,开不开心?”

被这当头一棒砸得彻底清醒过来,肖恩瞪着餐盘里扯得七零八落的鸡腿,再扫过一众好友各异的揶揄眼神,他猛地扭头望向礼堂门口,差点挥手打翻了边上的牛奶罐。

 

02

“啊——!!!”

“见鬼的萨拉查!!”

“梅林在上!怎么回事!!”

“那谁他为什么站门口??!他从哪儿冒出来的??!!”

“退后!所有人,退后!!”

 

脚步声,命令声,此起彼伏的尖叫,震耳欲聋却又不甚清晰地失真,他听在耳中,如同在深水之下窥视岸上的动静。

光太亮了,很久很久没有来到过这么亮的地方,如同千万根针刺进瞳孔,眼睑这层薄弱的防护没有丝毫用处;他想抬手遮蔽住那几乎令人恐惧的光,可是太痛了,全身痛得如同碎裂的骨骼被一块块拼凑起来,每一寸神经都在哀号,皮肤下血肉于煅烧中痉挛地盘绞,他感觉得到自己的手指,却无法移动它们哪怕半分。

……说起来,他好像也有很久很久没有动过了。

灵光慢悠悠滑过思维表层,水纹细碎。意识太过昏沉,鱼尾一摆,轻飘飘隐去了踪迹。

 

双腿比浸水的面条还软,支持不住整个身体的重量,他往下坠落。

毫无阻碍。

 

撞击地面的轰响仿佛来自世界尽头。

腿侧,手臂,肩膀,当侧脸重重磕在那粗糙的表面时,意识终于察觉到实感——以及随之而来的钝痛,更混沌的晕眩。

他在些许阴影里费力地将双眼睁开一道缝隙,周遭万物打着旋绕在身旁,他只来得及瞥到半扇窗棂,一段长桌,还有零星的几片琉璃。

 

“哈利——!!!”

耳边响起距离极近的一声尖叫,那喊声刺透耳膜在头脑里横冲直撞,将思绪彻底搅成一团浆糊;随即,地面脚步带来的震动越来越杂乱而剧烈,凶猛地撼动他所剩无几的清醒。

几乎是同一时刻,不知从何而来的光芒陡然炸开,一切顿时又隐匿进虚无里。

 

弧形穹顶,两张似曾相识的脸。

这是意识最后收到的讯息,此外,再无其他。

 

03

分辨虚妄与现实的,是痛觉。

 

眼皮似乎垂着坠子,身体拒绝大脑“敞开视野”的命令,同样拒绝接纳于他而言过亮的光线。轻柔的嗡嗡声绕在周围,伴随偶尔滑过的一阵微风,拨动前额垂落的发梢,舒服得让人昏昏沉沉。

这片空间很安静,薄墙外模糊的低语接近又远离,鼻端绕着极淡的花的香气。

似乎到夜晚了,终于感觉到自己手指动作的人慢慢转了下眼珠,这样想。

 

四肢终于没再折磨他,但仍然酸痛麻木,抬胳膊动腿根本是天方夜谭。他试探着将嘴唇张开一条缝隙,缓慢吐尽肺中蓄积的气息,他已经足够小心了,可胸腔还是太脆弱,抽搐得生疼。

 

周围没有人。

他花了老大的力气,终于睁开眼睛。

 

这是一个房间,大半空旷,他和床都藏在阴影里。床上方似乎悬浮着一层无形的微光闪烁的膜,将他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,暖意层层叠叠透进被窝,一侧的遮光帘漏了小半个窗,透进一束泛蓝的黯淡月光。

剩下的他看不到,扭头目前是个过于艰难的动作,只能直挺挺躺着。

 

意识在脑海中央无聊地打转,懒洋洋的却又小心翼翼,不敢越雷池一步。指尖一点点触摸着床单上略微粗糙的纹路,他提溜出前些时候的记忆来,却发现它们已经散得七零八落,唯独记得一个名字。

哈利,哈利。

五个字母排着队从面前晃过,颠来倒去,生长出枝桠,扭曲成雾影,只觉说不出的熟悉。

 

这时他才恍然发现,失去的记忆该有多重要。

 

疲惫如潮水席卷,拖拽着思绪沉入海底,没一会儿他又睡了过去。

几步之外,传来门扉轻微的开阖声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楔子发现了一个bug……

最后那个时间不是二十一年,是三十二年orz

嗷,大修果然还是,真的难QAQ(emmm活该

评论
热度(5)
©晓风烟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