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叶蓝日常】西湖醋鱼海鲜粥·茶

*傻白甜系列第一弹(并不知道甜不甜orz

*作者是个吃货,请憋在意这个系列的名字谢谢

*他们属于虫爹,ooc和bug属于我



叶修很少喝饮料。

喝茶是还在嘉世当队长时养成的习惯。那时候每次熬到深夜,苏沐橙总会在睡前笑嘻嘻捧一杯热茶放到他手边。后来离开嘉世进兴欣,没有杯子泡茶很麻烦,每次用完了还得洗,怎样都不如瓶装水方便,他一开始还试着去喝塑料瓶装的绿茶冰红茶,可惜那味儿已经偏了十万八千里,于是慢慢也就变成整天矿泉水度日了。

只是偶尔闻着唐柔和老板娘的保温杯里飘出来的茶香,感觉喉咙渴得发干,有点痒。


直到第十赛季结束,他和蓝河走到一起之后,茶的气息终于又在每个深夜蒸腾出袅袅淡香来。

尽管一开始它来源于想象。

“叶神我知道你喜欢抽烟,也不指望你会戒。”那时已经过了零点,屏幕里蓝桥春雪做着挂机动作,小剑客开了语音,清朗的声线安安静静地这么对他说,“平时有机会多喝点茶吧,润肺还能提神——虽然我觉得那点咖啡因没什么用处。”

对,茶确实好喝。叶修想。

“蓝河大大这话很有道理,但问题来了,我不会泡茶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蓝桥春雪似乎僵了一下,过几秒钟,头顶冒出一个带问号的文字泡。

“得,心甘情愿给哥泡茶的能有多少啊,都被气跑了。”叶修笑笑,这么回他。那头的人一顿:“呵呵,难得叶神居然知道这点,可喜可贺。”

声音里情绪搅合在一起,说不出的奇异,被叶修尽数听进耳中。

他难得沉默了一会儿。


可不过几秒的功夫,沉默的人又成了蓝河。小青年盯着屏幕里散人头顶一个略长的文字泡,放在键盘上的手有点抖。

[小蓝,泡茶我不行,泡面还是可以的。叶修牌红烧牛肉面,你愿不愿意来尝尝?]

蓝河有点气又有点好笑,噼里啪啦打出一长串,删掉,想了想又打出一串,再删掉。

回车键按下,最后出现在蓝桥春雪头顶的答案,不过是最简单的两个字。

[好啊。]



关系确立平淡得不能再平淡,之后的生活似乎也没什么改变,不过是每次上线多了一个固定的陪伴又多了点鸡飞狗跳。那段时间蓝团长下本总会组上一个野人,有时候是战斗法师,有时候是守护天使,打野外boss时蓝溪阁的团会更频繁地碰见兴欣的队伍,小剑客总因为君莫笑的调戏情绪激动,气得跳脚或者无言以对的状况时有发生。

一切看起来太正常,正常得蓝溪阁另外四大高手都没觉察出什么不对,笔言飞只是私下里对其他几个嘀咕,老蓝最近炸毛的概率怎么又上升了。





第一次见面,还是世邀赛搭的这“鹊桥”。

一个是随队翻译,另一个是国家队领队,开会时叶修听到熟悉的嗓音,才恍然惊觉这位笑容温润叫做许博远的小青年就是他对象。

正契合了他想象中蓝河的模样。

苏黎世之行跌宕起伏,陌生的环境,未知的对手,加之语言这沟壑如同天堑,所有选手都承受着难以想象的压力,领队叶修更是常常一连二三十个小时坐在电脑跟前,退役后才好转一点的黑眼圈又加深了颜色,好不容易瘦了些的虚胖脸又给他熬了出来。

好在有茶陪伴。

——当然,蓝河泡的茶。


倒完时差第一个忙碌的深夜,许翻译叩开叶领队的门,没等说话就往他手里塞了个透明保温杯。细长的茶叶在琥珀色茶水中上下翻飞,叶修瞧着人通红的耳朵尖,一把将想溜之大吉的小青年拉进门里,嘴角的笑意压也压不住。

都成对象了还有啥可跑的,他说。

蓝河果然炸毛,谁谁谁是你对象了?!

诶,难道不是你么,还是说蓝河大大要狠心地始乱终弃啦?

始乱终弃什么鬼啊这词不是这么用的滚滚滚滚滚!

两个人在房间里胡闹,扑腾好一阵后叶修终于捉到蓝河的腰,他把挣扎的人箍在怀里边喘气边笑,嘿,小蓝,总算抓到你了。蓝河哼了一声别过头,又用力挣了挣,不想动作过大搞得重心一歪,他俩双双啪叽摔在了床上。

变成夹心饼干馅的叶修同志就看见小青年呆了呆,接着腾的一下脸颊如同火烧,整个人要冒烟了,连滚带爬站起来哧溜蹿出去就没了影,唯余哐啷一声门响。

搅得他整个晚上打了鸡血似的,贼精神。

——也不知到底是因为人还是因为茶。


后来蓝河没有像第一回那么“不合作”,小青年虽然还是有点不自在,在工作的重压下也放松了许多。许翻译不久就吃惊地发现,平常水都喝得不多的领队大人喝起茶来居然这么生猛,边看录盘资料边不自觉地啜几口,不知不觉杯子就空了,还在下意识拿起来喝西北风;他一开始还会等叶修喝完后回去再烧水泡一杯,没几天干脆一整包茶叶都扔叶修这儿了,晚上只要过来第一件事就是泡茶,回去睡前最后一件事也是泡茶。

这情形持续了几天,叶修说,蓝啊你干脆住过来得了。然后理所当然被拒绝了,蓝河义正严辞连连摆手,说叶修大大您这好意我受不起,再者咱一个小翻译可不能影响战术策划不是,否则要被全国人民戳着脊梁骨骂的。说完自己都笑了。

哪晓得叶修更加义正严辞地说,许博远大大可别妄自菲薄。他指指桌上堆起来的一叠资料,你倒是说说看,没了翻译我该怎么搞定这比手指头还厚的,乱七八糟叽里呱啦的鸟语啊。

然后见人愣着,心里一动,凑上去。


那是叶修第一次吻许博远。

也是在那时,他心里埋藏的、对这份感情的最后一丝犹疑,终于如同春阳之下的细雪,无声消融。



世邀赛决赛场,一枪穿云与夜雨声烦、索克萨尔和生灵灭,几乎史无前例的搭档配置惊掉了所有人的下巴,王杰希终于解开魔术师打法的封印,神圣之火熊熊燎原,当残血的君莫笑在硝烟四起的地图中成为最后活下来的角色,观众席的客场上,满目火红之间骤起的欢呼如同海啸,瞬间在场馆的墙壁上碰撞出巨大的回声,那浪涌乘着风扶摇而上,在兜头洒下的热烈阳光里,直冲云霄。

荣耀,属于中国!

那一刻微草粉与蓝雨粉相拥而泣,剑圣一头扎进他的队长怀里,张新杰与肖时钦相视而笑,而身处狂喜之海的蓝河远远见到叶修嘴角如释重负的笑容,他同周围所有人一样完全抑制不住激动的情绪,心底一个声音催促着,小青年鼓起勇气,孤注一掷喊出了那句此前从未曾出过口的告白。

“叶修,我喜欢你——”


他的声音淹没在重重海潮里,在身边女孩歇斯底里的哭泣里,在大小少年扯着嗓子的叫喊里。

但叶修恰巧在这时回过了头,微微一愣,然后朝着他的方向笑起来,眉眼间的神色里,藏的全是温柔。





后来当一切都尘埃落定,他们回到家乡,曾经的叶秋大神担任起兴欣战队的教练,蓝河仍然是蓝溪阁五大高手之一。只是隔三岔五的,其中一个便会跨越H市与G市的千里之遥与另一个相见,许博远走过了西湖的十里长堤,而叶修也如他所愿尝到了蓝雨食堂据说好吃到爆的白切鸡。


再后来啊,他们坦坦荡荡携手出柜了,一起面对周遭形形色色的非议,一起扛过来自长辈的压力,生病时互相照应,发怒时各退一步,难过时彼此安慰,喜悦时从不拘守;而每当深夜里屏幕的光照亮脸庞,手边总飘荡着丝缕清茶的雾气,茶是他们爱情的契机,此去经年,喝茶早已不再是一种习惯,比那还要重要,它成为了某种潜意识的存在。

茶叶的纹路,似乎也随之一点点融进了生命里。



生活便这么一直过下去。

如同一捧上好的西湖龙井,气息清淡,醇厚绵长。



<茶·完>



——————

三千多字,一边写一边爆炸……原地放烟花……

啊啊啊啊啊写不出这两个人万分之一的美好!!我要疯了要疯了(一边去谢谢

感谢所有点进来的小天使,笔芯~!



评论(10)
热度(99)
©晓风烟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