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叶蓝日常】西湖醋鱼海鲜粥·盛夏(下)

*四千多,真·爆了字数的一章

*一丢丢林方乱入

*他们属于虫爹,ooc和bug属于我

*前文走这里:(上)     前篇走这里:




“那火锅味儿是真香,瞧瞧,现在都鲜明着呢,蓝桥大大你当初买的是什么牌子的底料?”

方锐说,赶有时间他也要去买一袋吃吃。当初给十几个人一顿疯抢,没多久旁边备的食材就消耗一空,大家全饱了都觉得,啊,不够吃呀,感觉还能吃一大盆——这样。

“汤底啊……不好意思方锐大大,你可能找错人了,”蓝河在记忆里翻找了一会儿,挠挠头,“跑去挑汤底备料的是我同事,我帮忙挑的只有肉和豆腐——要不我帮你问问?”

“啊那就算了,”方锐连连摆手,都是两三年前的事了,真要为区区一个底料兜转还不如自个儿去海底捞。两人寒暄了几句,叶修边听边插嘴,不一会儿又变成了互喷垃圾话,正巧此时关榕飞从楼梯上方探个头出来,一嗓子把方锐嚎去商量他的银武,这嘴炮大战才总算告一段落。

“欸别急着走呀,”陈果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凑过来,“小许我突然想起一个事,必须得找你商量——叶修你别跟着了,快去管管那些家伙,半日不见教练就懒了,这可不行。”

然后拉着一头雾水的蓝河的胳膊就往训练室去。心知老板娘在找借口的叶修耸耸肩,从茶几上的果盘里随手拿个芦柑,便询问起一群人的训练情况来。


于是他就没发现苏沐橙看过来的、透着一股狡猾劲的明媚眼神。


这厢蓝河被老板娘塞进了空荡荡的训练室里,陈果却没有像之前说的那样跟他商量事情,而是随口问起他的情况来;没过一会儿苏沐橙和唐柔也在门口探头探脑,小青年正纳闷着不知道怎么回事,陈果一拍巴掌:“很好现在人都到齐了,我们来说说正事吧!”

什么正事?蓝河一阵茫然,就听苏沐橙顺利地接过话头:“小远哥,现在是四月底,还有一个月的时间,有没有什么计划说来听听呀?”


许博远愣了愣,挨个看过面前三双闪亮亮的眼睛,又联想了一下联盟女神话里的关键词,他突然明白过来,顿时笑开了。

“啊,还真有。”





“排骨好吃。”

蓝河正低头夹青菜就听见叶修来了这么一句,这位哥把嘴里的饭菜咽下去,又说了一次,“很香。”

那还用说,蓝河有点小得意地给他讲,你蓝哥我的手艺再加上老干妈香辣酱,可不是杠杠的。顿了顿又问道,那比起糖醋排骨的话,你是更愿意吃红烧排骨的咯?

前头他做过好几次糖醋排骨了,好像也没听这人评价过啥的。

叶修伸手揉揉他的头发,小蓝做什么都好吃,比泡面好吃多了。蓝河顶着一头微乱的短发有点哭笑不得,他说要是我做起菜来还不如泡面,得是厨房杀手那个级数了吧,吐完槽又说,叶修啊,你好歹给个明示你到底喜欢啥味儿呀,别勉强,大多数菜我都能做。

那大多数菜我也都能吃啊。叶修这么回答,顿了顿,有点犹豫地加上一句,味儿重点儿的就不错。


也是,北京出来的汉子,就算在杭州这儿住了十几年头,对清汤寡水的兴趣确实也还不咋地高。于是许同志想起这些年来自己做过的菜,好像大部分都是清蒸的清炒的白灼的煲汤的,红烧香辣味儿似乎确实比较少,他叹口气,欸叶修你说,我们俩怎么刚好就是一个咸党一个甜党啊。叶修不甚在意地说,这有什么,赶着买什么方便做什么吃就是了。

那我以后每次就做一个淡味一个重味吧,蓝河说,过一会儿又道,那你负责洗碗啊,不准找借口。

成成成,不逃就不逃。



他们现在住的地方是上林苑叶修买的公寓,当初兴欣人手越来越多,战队宿舍有些不够用了,叶修想着蓝河以后每次来住那边儿也不方便,两个人一商量,干脆也在这个小区置了一套。虽说房子交给叶修来办,室内设计却是蓝河操刀的,没别的原因,叶修说,要交给他的话,买张床随便装个洗手间接个网线加台电脑就差不多了,把蓝河噎得无言以对,只能连声哀叹着自己上网去挑顺眼的家具和装潢公司。

反正这钱自己出,是吧。而且虽说表现得有那么点不情不愿,他心里倒真还是美滋滋的。


搞定厨房清洁后两人又玩了会儿荣耀,蓝河前段时间事情多没休息好,于是先退了游戏,惯例在睡前给叶修泡了一杯普洱茶。洗手台上摆着两个马克杯两支牙刷,置物架上柠檬薄荷味道的洗发水跟乳木果味的并肩挨着,浅褐色和浅蓝色的毛巾挂在一块,衣柜里是两个人的衣服,卧室的床上放了两个枕头,还有书房里,是两台侧对摆放的电脑。

这是他们的家,从前是,现在是,而以后,也会一直都是。

蓝河把自己团吧团吧裹进被子里,想着想着,唇角就不由自主地扬起来。



叶修早上起得通常比较晚,大概是以前美国时间过久了,成了习惯。今天也差不多,他躺床上睁眼的时候,昨晚睡得迷迷糊糊八爪鱼姿势抱住他的蓝河已经不在旁边,伸手摸摸,连床单上的热度也散光了,只是皱巴巴的枕头昭示着这儿有人睡过。

他伸个懒腰走出卧室,家里安安静静的,蓝河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了,餐桌上保温罩底下一碗稀饭两根油条还是热的,小剑客留了张纸条,让叶修吃完饭直接去战队找他。男人倒饬好自个儿后在桌前坐下来,早餐没吃几口,无意间抬头就瞥见了墙上的挂历。

他看着那个熟悉的日期发了一会儿愣,又瞥一眼放在电视旁边的电子万年历,然后轻微的摇摇头自顾自笑了一声。

呵。

他似乎是知道蓝河去干什么了。

于是叶修出门前鞋子都穿好了又折回来,回书房里拿上差点给忘了的手机,然后他望着书架上那一排奖杯顿了顿,犹豫了很久,最后还是果断伸手打开了柜门。



“怎么想到来这儿了?”

等一群人都进了宋城杭州乐园,叶修才如梦初醒似的问了这么一句。包子拖着罗辑兴奋地跑在最前面,魏琛跟方锐紧随其后,唐柔和安文逸低头研究游乐场地图,走在旁边的陈果笑他的反应弧长到发指,叶修不紧不慢地回,“可不是见你们一个个都激动得变形了么。”

“这是小远哥提议的呀,”苏沐橙在旁边开心地说,“咱们夏休期提前了就先把短暂的好时光过完,后面就算整天埋头扎在训练上,也不会觉得遗憾啦。”

第十二赛季兴欣止步八强无缘季后赛,关键原因是战术。叶修早已退役,而作为兴欣的教练,这两年来他也在慢慢放手,让战队更多地从自己的想法来构建队伍配置;到目前为止,队员们彼此已经磨合得差不多了,但针对其他战队的破守之法仍然需要调整,各自的水平也都还有进步的空间。夏休期继续训练的决定所有人全票通过,不过蓝河这个提议倒也不错,再说陈果其实不是很担心这群人玩过头,训练的刻苦程度和比赛成绩挂钩是大家都明白的道理,遂大手一挥,一群人的门票全都给包了。

叶修转头瞅瞅蓝河,青年扬了点下巴看着他,神情里那意思明晃晃的你要是不同意就来咬我啊怎么着。男人低笑了声揉一把他的脑袋,蓝河白了他一眼,耳朵倒是又有点红了,他默默地想,哎呀妈呀我男盆友笑起来的声音咋这么苏呢。

这下脸都要烫起来了,再加上头顶夏日灼烤的温度,蓝河掩饰似的猛灌几口水,眼神飘游地思考着地面温度有多高能不能煎鸡蛋。叶修也没有继续逗他,转头去看苏沐橙,联盟女神对他吐吐舌头,笑嘻嘻找唐柔去商量要不要玩过山车了。


玩乐时间总是过得飞快,似乎也没有去过多少个设施,天就黑下来了。众人随便买了点小吃果腹就继续玩耍,方锐正啧啧着说要给林敬言带个纪念品回去,就瞧见陈果对他使眼色。

方锐想了想,悟了,跑前头去把瞎晃差点儿迷路的包罗两人扯回来,然后接下来的任务交给了唐柔,唐柔和苏沐橙打过招呼去跟莫凡几个说,绕了一圈通知完大家,所有人最后走成一排默默跟在前头似乎浑然不觉的叶修和蓝河身后,然后蓝河回了头,陈果一声令下,两个人立即被兴欣一大家子给围在了正中央。


“老大/叶修,生日快乐!”



叶先生虽说已经有了心理准备,但这个场景他是没有预料到的。游乐场的背景乐随着风传过来,他望着周围这一圈熟悉的亲近的人,他们脸上神情各不相同,却都带着纯粹的笑容和祝愿,他下意识地紧了紧一直握着的蓝河的手,小青年也对他说了一声祝福,闪烁的斑斓灯火下光影柔和地交叠在脸颊,眼睛里亮晶晶好像洒着星星。

叶修想,再没有比这更适合的时候了。


于是他很诚恳很郑重地说:“谢谢你们。”然后顿了顿,又说,“其实今天,我也有一件事情要宣布。”


哦,什么?

叶修这一席话勾起了众人的好奇,其中包括蓝河。可是他也没有预料到的是,叶修接下来没有说话,而他的指尖毫无预兆地一凉,什么圆圆的东西就悄无声息卡在了无名指指根。

许博远震惊地抬起左手,就看见灯光之下,他无名指上那个有些眼熟的戒指,此时正闪着不容置疑的微光。



“哎哟我的吗诶,真是心脏啊叶修大大。”这是魏琛。

“哇——。”这是纯粹惊叹的唐柔和苏沐橙。

“……”这是安文逸和莫凡。

“老大,绝了!”这是包子。

“林敬言大大我需要帮助……”这是方锐,此时他的声音很有点虚弱。

“叶修,你……”

而最后,这是说到一半消了音,一个字也吐不出的蓝河。


“亲爱的蓝桥春雪大大,我在向你求婚呐。”叶修捉住他的手,摆个招财猫的姿势轻轻摇了摇,“给点反应好不啦。”

而小青年站在那里呆愣了好一阵,脸上甚至因为极度震惊而出现了空白,半天没有回应。叶修开始勉强能维持住淡定,到后来也有点心焦了,就在他叹口气以为自己这记直球完全打到靶子外界去了的时候,众目睽睽之下蓝河终于猛地抓住了他的手,情绪激动下,声音都有些不稳。

“叶修你这个人咋这样一言不合就求婚啊!”他突然发现自己声音有点破了,赶紧压低一点,“完全不知道给人一点心理准备的么!”

“可是你为我的生日做准备的时候也一个字都没说呀。”叶修无辜,他是猜出来了,可要不是看到那个日历,他可能真的连自己生日都忘了。


蓝河没了辙,只能鼓着脸扮河豚,光瞪他不说话。叶修见状也没有再捣乱,他清清嗓子,语气也郑重起来,整个人似乎都挺直了腰杆。

“许博远,我知道我突然来的这一茬,很仓促,我也承认这一点。”他说,深深望进面前人的眼睛里,“但你如果要我正儿八经想出一个求婚场景,那我大概只能去请教网络或者是沐橙——我根本就是个恋爱白痴,这你知道——但你和我一样也是男人啊,就算脾性再怎么温和也绝不能和妹子相提并论,那些玫瑰啊钻戒啊蜡烛摆成的爱心……哦我在说什么。”

他扶住了额头叹口气,在周围一圈人的笑声里仿佛是有点儿尴尬地咳了一声,继续说下去。


“我们认识的过程是通过网络,最终走到一起也是隔着网络,如果不是世邀赛,我大概要等到十一赛季兴欣客场对蓝雨,说不定才能第一次见到现实的你。但世邀赛也只是一个开始,从那之后我才慢慢开始认识真正的许博远,在‘蓝河’这个人的形象之外——知道你在大学里学过德语,知道你做饭的手艺不赖,知道你发起脾气来也动辄雷霆……我又在胡言乱语了是不是?”

叶修问众人,大家表情各异地一致点头,他又转向蓝河,几乎是支吾了一会儿措辞,“呃,你知道,我很早的时候就离家出走了,语言修养并不怎么样请多担待——我的意思是,我们在一起的这两年来,所有一切都明明白白告诉我……好像除了你这个这么温柔这么好的人之外,大概也没谁能忍受得了我了。”

蓝河张了张嘴想反驳什么,但叶修竖起一根手指隔空抵住他的唇,示意他先听自己说完。

“我自己这个人,不客气地说,除了荣耀打得好垃圾话说得好泡面手艺一绝以外,也没有什么值得人称道的地方。所以,许博远同志,叶修同志以后可能就要赖着你一辈子了。”

男人顿了顿,脸颊逆着光,一双眼里沉沉浮浮的全是感情,蓝河几乎能通过他的瞳孔直直看进心里。

用非常郑重缓慢的语调,他说,“许博远,你愿意吗?”


这句话掷地有声,众人全都沉默下来,目光灼灼地聚焦在中央这一对身上。周遭灯火通明,几步之外就是吵吵嚷嚷的人群,而他们这里仿佛一个真空地带,那些喧闹好像来自遥远的彼端,他们都无声等待着,等待其中一个人给出那个答案。

只是好景不长。

叶修像是忽然反应过来什么似的,他抓着蓝河的手,忙不迭地补上一句:“要是有所顾忌,不说没有问题,吱一声,也可以啊。”


这话一出,一群人顿时松懈了,笑的笑闹的闹,似乎都在嘲讽叶修这句突如其来的打岔。男人面前的青年也翻了个白眼,嘴角却开心得一直咧到了耳朵根,似乎叶修明知故问似的,这答案显而易见。

“我好歹是个男人,有什么不可说的。”

“我愿意啊。”


蓝河顿了顿,望着叶修眼中惊喜的神色,突然笑开了,补上一句,“不过既然你要我吱声,那当然是,吱——啦。”



于是他在众人低低的起哄声里红着耳朵拿过叶修掌心里的圆环,牵着他的左手,珍而重之地将这人带领兴欣拿下的冠军戒指戴在他的左手无名指。然后蓝河抬了点头,笑着望进爱人的眼睛说,叶修这是你的,你等我过几天亲自给你戴上我的啊。

叶修也望着他笑,说那当然啦,许博远同志可不要辜负我的期待啊。




那时盛夏光年,暖风带来西湖温热的水汽,游乐场中灯火闪烁人影匆匆,而他们两个执手相视,两只朴素的环戒并在一块,共同染着一抹暖橙色的光晕。

唇舌温柔地交缠,身影一起融在夜色里,微笑绽放的容颜,瞳孔中映出对方清晰的倒影,他们的故事从很久前就已经开始,材料的讨价还价,记录的连番刷新,深夜里屏幕前的嬉笑怒骂,这些曾经都是这个故事的主线,它们是引子一般的存在,是他们相遇的促进,相识的契机,相知的原因。


而现在,是该叙写正文的时候了。





<盛夏光年·完>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小剧场:

陈果:其实也给你买了蛋糕的,在战队那儿放着呢,待会回去时候顺路拿了吧。

叶修:啊算了,蛋糕到时候一起分了就好,再说今晚可是要早睡的。

然后瞥了蓝河一眼。

陈果纳闷:早睡?你早睡干什么,太阳从西边出来了?

再看蓝河,已经成了一只熟透的大虾,一群人顿时心有灵犀,排着队yooooooo。

方锐:(捂眼)妈诶这狗粮闪瞎了我的钛合金狗眼,林敬言大大,来搭把手行不……

叶秋(画外音):mmp,混账哥哥为蛇么又不接电话,他又忘带手机了还是怎么着,都打了十几个了!!

—真·完了—


emmm笨蛋作者来唠叨啦(你走

“西海”这个系列在构想里是类似短篇合集的存在,提取某些比较日常的小细节,写他们两个一路走来的故事,连着当长篇看完全没问题,单看每个小故事也完全不影响理解的嗷!

感谢所有给我递红心蓝手评论和关注的小天使!

另外悄咪咪说一句,近来脑洞不知为何爆炸,目前某个非“西海”系列的叶蓝长篇正在构思中(虽然连大纲都没只有一点点片段),大概等“西海”写个四五篇的时候应该就差不多啦,敬请期待嗷!

以上,祝各位看得开心(* ॑꒳॑* )⋆*


评论(10)
热度(62)
©晓风烟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