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叶蓝日常】西湖醋鱼海鲜粥·春秋(上)

*起这个名字的作者怕不是个逗比(被发现了.jpg

*一句话林方和喻黄乱入

*bgm:something just like this

*他们属于虫爹,ooc和bug属于我

*前文走这里:    盛夏光年(上) (下)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“今天吃的什么?”

“西湖醋鱼,老板娘请客。你呢?”

“潮汕海鲜粥。”



*



许博远第一次做饭给他对象吃,是在世邀赛过后的那个九月底。


叶修大概是真的运气好,他落地的时候,蓝团长正好从蓝雨大楼里出来,边往地铁站走边盘算着待会该拿什么随便做点当晚饭;结果刚进站台,微信上跳出来一句话,把青年惊得原地一个激灵。

——什么叫“我在白云机场”??

许博远整个人木桩似的呆了几秒,隧道里列车的声响由远及近,和他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混在一块儿。青年垂眼一瞟,屏幕上大大的“叶修”俩字,一个暴击害得他瞬间又掉了半管血。

他几乎是颤巍巍地接起电话:“喂?叶……叶神?”

“是我。”


背景里嘈杂中裹挟了些微风声,有飞机掠过的轰鸣,隐约还能听到几句语音播报。而那人懒懒的烟嗓在耳畔这样说,恍惚间是触手可及的距离。


“你你你怎么就过来了连一个提示都没?”

叶修听了这话呵地笑出声,他说许先生,我趁着假期来看我男朋友,需要什么理由么。许博远顿时没声了,清晰地感觉到血液往脸上涌的热度,他此时很有点想找面墙撞撞的冲动——我靠这人怎么这么会撩,真他妈开了眼界了……等等为什么他说的好像有点道理。

再一想,对哦,明天就是十一黄金周了啊。


许博远默默算了算自己轮班的时间,那头叶修似乎是有心逗他,揪着他那个称谓耍了点赖,直把人一个好端端的小青年说得面红耳赤,又气又窘又是想笑。过一会儿好容易消停了,偏偏抢在这时候轻描淡写扔了一个重磅炸弹出来,他说,蓝河啊,你男朋友什么都没带就带了个人过来,对这头人生地不熟的,你看看怎么办?

直把个人惊得血条见底,打出了好几秒的僵直来。


面前往家那头的列车关了门启动,瞬息变幻的光影照进眼底,蓝河这才回神,慢半拍地懂了某人的言外之意,“你该不会是……就一张机票飞过来了,酒店都没定?”

“正解啊蓝河大大,”叶修这样笑着回答,“所以说,你男朋友能不能申请和你住一起啊?”

啊,呃,应该……是不介意的。许博远纠结了一小会儿,想起世邀赛上他们那深夜串门的“日常”,顿时觉得没什么大不了,然后刚说了个好字,忽然反应过来,有什么不对。

跟他讲了这一会儿的电话,这人现在在哪?


显然,还在机场没挪窝不是。


叶修就听见电话那头的青年语气突然急促起来,他说叶修你现在在机场哪个方位,能找到地铁站么,我马上就过来。男人四下里一望,照着标示牌给他念了出口编号,蓝河嗯了一声,跟他说半个小时自己就能到,让他在那附近先等着。叶修应下来,末了又说,这时间挺凑巧的,待会直接一起去吃个饭呗?

等到收线的时候,眼前车都过去两趟了。许博远早已转头往去机场的线路那边跑*,他边跑边想,这下子肯定不能只做一个青菜了,青年盘算一遍冰箱里还剩下的东西,叹了口气,浑然不知自己脸上久久不褪的笑意。

他握紧手机,抢在车门关上前的最后一秒冲进了地铁的车厢里。



*



那天晚些时候,蓝河租的公寓里,叶修靠在厨房门上看自己的男朋友熟练地切菜,独属于食物的香气和温度在身周萦萦绕绕,抽油烟机呼呼地运转,烟火气息飘悠着,如一颗暖融融的火星落在了心里。

那光微弱,却一点点映亮了他唇角柔和的弧度。




叶修起先也不知道蓝河会做饭。

他连个招呼都不打地降落在广州,一番折腾,总算在地铁站口和气喘吁吁冲出来的蓝河迎面碰上。透过墨镜望出去,周遭的事物都暗了一个色度,但那个人的身影倒映在视网膜里,始终鲜亮如初。


彼时风有点凉,天光蔚蓝宁静,身边是一个个上上下下的乘客,两个人隔着那短短的距离都是顿了顿,面上带着真实的温柔的笑意,心底的情绪竟如同近乡情怯,想说什么却又无从说起。

但也只是几秒的功夫,他们默契地同时迈出一步,手臂张开,融成一个久别的拥抱。薄薄的衣料下突出一点蝴蝶骨的轮廓,发尾痒痒地擦过脖颈和脸颊,略有些急促的心跳似乎要从胸口漫溢出来,撞击着穿过呼吸时唇齿间的缝隙,轻快又掷地有声地传到另一个人耳中。

是说不出的想念,将升华的心悦。

是一个想象里的吻。



许博远拉着他进了地铁站,叶修默默感受着青年掌心里一点潮汗,不动声色地让他的手往下滑一点,五指扣出一个交握的姿势。青年睨了他一眼,也任他先握着,挤上地铁时两人挨在一块,周围都是层层叠叠的陌生乘客,视线挡得严实,倒也不怎么担心引起注意。


呜呜的地铁行驶声里,彼此对视,叶修先打破沉默:“蓝河大大,晚上吃什么?”

“饿了是吧?”蓝河问他,看人点头,青年略微挑起眉毛做了个有点嘚瑟的小表情,“嘿,那你看看,是要下馆子——还是吃我做的?”

叶修想,嘿,自家男朋友居然会做菜啊,不得了不得了。他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看过去,指尖轻轻戳了戳那人的掌心,蓝河,你觉得我会选什么?

于是青年在注视中默默地红了耳朵,顿了一下说,那就请叶先生拭目以待咯。



打散蛋清蛋黄,番茄土豆成块,洗芥蓝,姜蒜末下锅。许博远切起菜来也不慢,手起刀落又稳又准,被勒令在旁边不能捣乱的叶修刚下楼去买了几条底裤——他真的是两袖清风就这么过来了——在男朋友的公寓里转了转,最后又回到了一开始倚着的厨房门边。

他望着那个背影,好像从见到这人开始,他的嘴角就一直没落下过。


换作以前,叶修从来没预料到自己有朝一日会这样傻笑不停,那是恋爱中智商为负的人才会有的举动——就像方点心盯着微信眼睛都不眨,喻文州提到黄少天时眼神里沉沉的温柔——曾经他一颗心全献给了荣耀,甚至半开玩笑说自己的对象就是荣耀女神,盖是因为从前他没这闲功夫,又何尝不是根本没这心思?


沐橙看的电视剧里,爱情最初的相遇都是轰轰烈烈,可他与蓝河的遇见也只是平常,起点不过一场交易,就像他和车前子夜渡寒潭一样;但与另两者不同的是,后来他们的交集越来越多,午夜那些叼烟扮酷的小黄豆和长串的省略号,绝色留在兴欣成为唯一的卧底,千波湖畔蓝河毫不犹豫同他并肩而立……蓝溪阁的第十区会长是个温和硬气又直率的人,尽管总被他噎得泪流满面;也是个很可爱的人,冲上来就跟咱荣耀教科书显摆,自信地说“大号蓝桥春雪”,可不是么。


可彼时那些嚣闹也许只能说是一种欣赏,对彼此能力的认可,也许还要加上同道中人的亲近。叶修自己起先都没发觉,原来他每次和蓝河聊天的时候,说的话更随便一点,仿佛网线那头是一位多年不见的老友,一开腔就有点儿停不下来的趋势。

瞧瞧,连“保姆”这称谓都捻出来了不是。


后来事情似乎就这么发展了下去,波澜迭起中偶尔爆个笑料,却是平淡半盏清茶,一如初心。

至于到底为什么会认定这个人,为什么会忍不住调戏他,乃至最后会心怀忐忑发出那句话,原因他自己都不记得了。

好像有一句话可以用来形容这个过程,叫什么来着,他也不记得了。

但这不重要。


唯一确定的,是他不会后悔。

喜欢上一个这么好的人,为什么要后悔?



“小远。”

“诶,怎么?”

“今儿吃番茄炒蛋?”

“对啊,还有芥蓝,土豆烧牛肉,怎么样?——家里菜剩的不多了,只能先凑合着吃。”

“挺好的。”


叶修就看着他笑,笑得蓝河莫名其妙,又被看得有点不好意思,遂转头继续忙活;而他摸着口袋里还没拆封的一包烟,嗅着四处散逸的牛肉香气,连绵夜景映在眼底,恍惚间毫无缘由的,就觉得一切安宁。

他在想沐橙说的话,关于那个对的人,他一直以来都不是很明白,现在也顶多能算有些头绪。

但是呀,距离他七窍皆通的时候,应该也不远啦。




TBC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*私设,蓝雨大楼附近的地铁站是个换乘站


这回大家真的好久不见了,吐魂……

笨蛋作者是个时差党,大学狗,这几天期中考试忙得脚不沾地完全没有心思更新……土下座!

感觉脑细胞都被榨干了,见了鬼的环境生物学……折腾死人不偿命啊QAQ

这个上篇水准可能没有前头的好,请原谅,考试真的……不可说不可说emmmm


另外,关于那个BGM,原唱coldplay和烟鬼,有一个叫J.Fla的小姐姐翻唱的也超好听!!大家可以去瞅瞅B站上的混音,AV14588073,笨蛋作者是直接被洗脑听了一晚上(喂你就是来安利的对吧


再就是(你话好多),上篇盛夏光年的下章,求婚那一段感觉肥肠不对劲,目前已经改了,个人感觉比之前的要好很多,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回头看看~


好的以上,我们下文见!


评论(2)
热度(85)
©晓风烟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