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叶蓝日常】西湖醋鱼海鲜粥·春秋(中)


*纯糖甜饼小心蛀牙(你

*他们属于虫爹,ooc和bug属于我

*bgm:Next to you--Jordin Sparks

*前文走这里: (上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“靠啊,叶修你他妈这一箱吃了几天?!”

“十多天吧——这事真没办法,忙得顾不上……远欸,我也感觉这样不行,胃口要吃倒了,求个拯救好不?”

“你这人简直……等着!我现在就去买只鸡回来!不准吃泡面!没收!”



*



叶修的第一次G市探亲之旅,以一个出人意料的电话开始,又以一个出人意料的电话作为结尾。

电话是叶秋打来的,却是许博远接的。


这位正版叶秋不像他兄弟,挺礼貌的一人,跟整天瞧上去都懒懒散散的叶修几乎是天壤之别,只是在提到他哥的时候,语气里不自觉就带了点咬牙切齿的意味。而等到叶修把电话接过来,好几步外的许博远还能听到对面人叽里呱啦一长串,那怨念隔着几千里都有如实质。

叶修看他还在捣鼓蓝溪阁的仓库,挥挥手去了阳台。等他收了线回来,许博远刚巧伸着懒腰从电脑旁站起来,转头瞧见男人站在门口,很随意地问了句,叶修朝他晃晃手里的电话,神色间带了点无奈:“老爷子叫我滚回去过节了。”



第二天清晨七点多,太阳初升,是这几天来两人起得最早的时候。叶修过了机场安检回头瞧,许博远还站在那里,见他望回来还又挥了挥手,隔着老远的距离似乎都能描摹弯起的眼。接着青年手机一震,他低下头去,微信里叶修发来一条消息,看得许博远翻了个白眼切一声,左颊上那颗酒窝却明晃晃的,耀武扬威在阳光下昭示着存在感。

嘁,谁想他啦。




这趟过来,叶修虽说没能待上很久,却也收获颇丰——不仅获得一个“许博远牌恒温抱枕”,更是吃了他男朋友不知道多少豆腐。


蓝河盘腿坐床上指挥百人副本,叶修就从后头懒洋洋将下巴搁人颈窝,两只手两条长腿围拢起来把他松松圈在怀里,整个跟一大树袋熊似的趴在他这根“竹竿”身上跟他一起盯团;蓝河在抢野图,叶修没和人约竞技场时就悄摸摸拉一队兴欣玩家前去打劫,然后再给气成河豚的男朋友顺毛加亲亲,把人闹个大红脸出来;蓝河在厨房做菜,叶修就跟着去凑热闹,拿块刚切好的番茄吃,或者捣蛋似的把片生菜递到人嘴边,但更多的还是搂搂腰,然后乖乖站人后面,望着锅里食材咕嘟咕嘟滋拉滋拉飘出馋人的香气来。


他发现许博远的腰线,摸上去紧实柔韧手感很不错。

也发现了这位长在各种地方的痒痒肉,脖颈、腰侧、大腿、脚板、腹肌——对,蓝河的四块腹肌有浅浅的轮廓——一挠就躲,躲不开了就筛子一样抖,耳朵眨眼的功夫就红得滴血,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简直不能更平常。



四周是飞机轰隆隆的涡轮运转声,男人拉下遮光板,闭上眼脑海里便全是青年的身形。他想起安检后那句半是调戏的“不要太想哥啊”,唇角就无知无觉自顾自的往上扬。

说是让人别念着,到头来,反而是自己忍不住了啊。



*



“欸,小蓝晚好啊。今天晚班?”

“是啊。”许博远说,把手机放在键盘旁边,插卡登号,“一个百人团本要带,快到时间了。”

那头传来一声火机响,过了几秒叶修没头没尾地嗯了一声,说:“晚饭吃了包泡面。”

“……咋不点个外卖?”

“忙着呢,给他们改训练安排在。”



从前游戏和QQ用惯了,两个人确定关系以后,交流的方式也没什么不同。可是自从第一次千里送,那些文字泡那些方方正正的词句好像就没有那么足够,而相比之下真切听到声音,似乎更有人还在身边的错觉。但两人一个成了兴欣教练,另一个是网游部扛把子之一,平时都忙着,即使蓝河堪称行走的“君莫笑雷达”,能跟彼此遇见说上话的时间也不算多。

可是长途电话又太贵,而两个人一聊上就莫名其妙能扯贼久,第一回无意识煲粥后蓝河瞅着那惊人的话费帐单默默给自己点蜡,这钱花得他实在心疼,可是能怎么办,叫他不和叶修说话,他更舍不得啊。


结果不久后的某天,叶修在研究微信除聊天以外的各类功能时,也不知怎的就点开了个语音通话,对面的刚好是蓝河;而彼时许博远躺床上正刷着票圈,忽然跳出来一条提醒,他莫名其妙地接起来,就听到男人在那头嘀咕,诶这是干什么的长得这么像通话界面呢。

于是从此之后,时不时打个微信电话就成了常事。


不用担心钱的问题,限制少了很多。他们打电话时也就不必赶着一骨碌把要说的全说完,更多时候反而是各做各的事,只是听着对面那人敲击键盘的声音、椅子拉开的声音、喝水的声音,线缆将两头连接起来,便让千里不过咫尺,相思再难煎熬。



“牧师在三号点抱团,输出都注意节奏了,马上红血,主副T小心仇恨值……”

叶修在这头敲着文档,那边许博远戴着耳机有条不紊指挥,他不出声,只是漫不经心听着。最后的狂暴阶段混乱了一小会儿,很快血线稳定地压了下去,boss在数十个技能的闪光中轰然倒地,蓝河上去摸宝箱,爆出一堆材料装备。分配花了点时间,等到团员三三两两都散了,青年让蓝桥春雪把剩下的材料武器都丢进仓库里,才长出口气摘下耳机:“打完了,渴瞎我了都。”


“蓝团辛苦咯,多喝点热水。”叶修随口说,许博远噗的笑出声,跟他扯了几句纯种直男之类的垃圾话。可他哪里是联盟第一脸T同志的对手,没多久便败下阵来,逃也似的说我去买个夜宵就挂了语音,直到拿着钱包冲下楼时胸口一股闷气还在翻腾不休,脸也是热的。



等许博远拎着份干炒牛河回来,之前的插曲早给忘在一边。他把钥匙丢到茶几上,打着哈欠点开了语音界面,叮咚叮咚的声音蹦出来时忽觉哪里不对,再低头一看——

等等怎么是视频通话??!!


没待他手指伸到那个红色的挂断按钮上,千里之外他的男朋友就大爆手速接了起来,两三秒跳转后叶修的脸带着真切笑意出现在四方小屏幕里,眼底有淡淡的青色,一簇头发刚睡醒似的翘着。

还是帅得人神共愤。

但一开口,什么男神形象都没了。


“怎么,太久没见,望人心切啊?”

“滚滚滚,你这是哪里来的牛头不对马嘴!”





也不知道为什么,最后这发视频的拍摄地,就变成了厨房。许博远把手机竖起来放旁边,而叶修眼巴巴瞅着他从冰箱里拿出来剩下的几块炸鸡一点薯条,热完之后跟牛河搭在一起慢慢吃,感觉自己隔着屏幕都看得饿——焦香酱香糅合形成的食物气息何其诱人,更别说这当儿已经深夜了,距离他搞定晚饭的时间早都过去四五个小时,不饥肠辘辘才怪。


“蓝河你这不厚道啊,给我直播吃夜宵呢啊?”

“嘿,你不知道,我这叫深夜放毒。”

蓝团长有点小得意,从前票圈总是有那么几个在凌晨时分放各种不知打哪来的美食图,让人恨不得顺着网线爬过去掐死,风水轮流转,现在他倒成被羡慕的了,不得不说有那么点美滋滋。


“我怎么不知道剑客有投毒技能了——但蓝河同志,你这毒是真厉害啊,叶修同志已经奄奄一息了,急需良药救命。”

“嘿,还扯到良药了,什么鬼啊。”

许博远笑得差点呛到,却见叶修真的掰着手指一个个开始数,清蒸鱼,红烧肉,蘑菇炖鸡,阳春面加蛋……他几乎把蓝河能做出来的鱼肉小菜都念了一遍,可没等青年来得及反驳说大晚上的不适合吃油多味重的,男人顿了顿,很认真地加了一个后缀。

“要吃你做的。”


蓝河不出意料地愣了。



现在已经是十一月底,少说近六十个日夜,他们一直都只靠着听对方的声音度过。异地总是不方便的,尽管两个人都挺硬气,绝不是那种见不到就成天唉声叹气的类型,对彼此的想念却也没少几分,反而随着流逝的时光点点滴滴长出青葱的枝叶来。


许博远想着叶修,那是他的男朋友,人称荣耀教科书,一个强大却又很温柔的人。他的手很好看,他的无心之语可以把一群人跟炮仗似的点起来,他不挑食,他的拥抱有力而温暖,他的吻生涩又亲昵。他此前从没谈过恋爱,却愿意选择和自己组队一起探索这个人生大副本之一,并且毫不后悔。

他是真的很想他。

但即使再思念,好像也改变不了什么。

买张机票飞过去,一千多公里的路程不到两个小时就能跨越,就能见到西湖之畔他的叶先生,许博远何尝没有这么想过?可是他不能,战队最近在试验改进银武,对材料的需求量骤然增加,蓝溪阁这段时间几乎是不眠不休一直在运转,他要是突然决定休个年假不干了,大春二笔曙光那几个岂不是更要累得觉都没得睡?


这原本就是两难。他谁都不想放弃,可现实却告诉他必须放弃其一。



“嘿蓝河大大,你这很不好啊,撩了人就跑,管杀不管埋的吗?”叶修这时候以手支颌,歪着头笑眯眯地说,仿佛他之前那个后置定语不存在似的,“那你要小心了,这仇可忒大,不报不行啊,先提醒你一句做好心理准备哈。”

许博远被他这一瞎晃转跑了话题,他心知叶修这么心思细致的人,这样玩笑似的扯到天边去,显然是发现了什么;他带点轻松的语气回说“那还请叶神手下留情啊”,可末了,顿一顿,那句话还是没忍住,声音低低的。

“抱歉,这段时间事太多了……一旦有空闲,我一定把你叫到萧山机场去,夺命连环call都成。”


“没事的蓝,我知道。”

叶修也收起一副玩世不恭的姿态,他直直从屏幕里望过来,将蓝河整个人都笼罩在沉凝的目光之下。


他说。

“阿远,杭州已经入冬了。十二月底,你想来看看断桥残雪么?”



许博远动了动嘴唇,千言万语堵在喉头,却没有任何词句能表达那温暖盘在胸腔里的情感。半晌后他终于开口,扬起一个释然又柔和的笑。

“当然啦。”



*



几天后。

蓝雨大楼公会部,许博远震惊地盯着站在面前的梁易春,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舌头,“大春……你刚才说啥??”


蓝溪阁的会长大人瞅着有点呆滞的蓝桥团长,神色间颇有些无言的微妙意味。



“我说,过几天就是蓝雨客场对兴欣,你和我都是这次的随队人员之一。”

“咱们要赶去杭州,各种交接的事情,早点做准备吧。”






TBC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好像又有五天没更新了,无话可讲……

终于考完期中了,边考试边上课,怕不是要忙成狗饼QWQ

emmmm每一篇都越写越长,这样下去怎么得了啊(。・ˇ_ˇ・。)

谢谢诸位的小红心小蓝手和关注呀!笔芯~


评论(5)
热度(81)
©晓风烟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