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叶蓝日常】西湖醋鱼海鲜粥·春秋(下)


*这一篇改名啦,原名盐加糖嗷

*三千出头,再次爆字数emmm

*他们属于虫爹,ooc和bug属于我

*bgm: A Thousand Years — Christina Perri

*前文走这里:(中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“蓝啊,冰箱里没东西了,吃啥?”

“呃嗯……我记得牛肉还剩一点,做个牛肉面怎么样?”

“诶,好啊。”



*



第十二赛季的冬天,西湖迎来了一个纷纷扬扬的白色圣诞节。

叶修此前从来不知道居然还有这么个名词,所谓在圣诞节下雪,还是苏沐橙几个女孩子随口提到才听说。他在微信语音里无意中给他对象扯了句,许博远一个纯种南方小伙顿时起了点兴趣,“诶,白色圣诞节吗?杭州一般这么早就有雪了?”

“不算早,有时候冷了十二月中旬就下。”叶修说,呼出的烟混着水汽飘散在漫天雪白中,寒冷衬得指间那一丝火星越发温暖起来,“每年总也有那么三四场。”

“喔,这么说肯定有断桥残雪了是吗?”蓝河叹口气,“可惜上回随队过来也才刚入冬,后头直接赶上三月末了,连雪的影子都没见着。”


男人抻了抻羽绒服的袖子,眯着眼看柔软的白一点点覆盖住常青的绿,石墙的灰,泥土的褐,茫茫雪絮掠过身边,是干净又带着丝丝缕缕凉意的气息。

有些像他,叶修想。

“有空的。不过啊,我有点想念我的蓝河牌专属抱枕了,可怎么办呀。”

“你这个人……噫。”



第一届世邀赛已经是一年多前的往事,交往这么久,两个人亲亲抱抱不知道做了多少,本垒当然也早就打上了。只是许博远脸皮薄,叶修偶尔开个黄腔,他心脏总会那么不规律地小加速一把,然后就红着耳朵顾左右而言他;至于这种可能连撩都算不上的,相比之下,倒是接受良好。

还能顺手反撩回去——尽管跟自家叶先生比起来,这点伎俩并不怎么够看。


“抱枕没有,就人一个,你要是不要?”

“要啊,怎么会不要。”叶修的声音仿佛融在阳光下发酵的面团里,一字一句净是暖呼呼的,还掺了点儿恶作剧似的酸甜,“远啊,打个商量。这不是快到大年了么,你争取长胖点儿呗,抱起来舒服些。”

“……那你咋不去健个身呢!”



这年的春节来得早,一月末刚过,就到了大年初七。拜亲访友一趟忙下来,又和父母长辈闲话家常几日,蓝河实在耐不住,便胡乱扯了些工作忙的理由,十一那天一趟飞机就去了杭州。

叶修事先根本不知道这事,于是在网吧前台听到自己男朋友的声音时,他很是吃惊了一回,差点把耳麦从电脑上扯下来:“蓝啊,怎么这时候跑来了?假不是还没完么?”

“就是因为假期没完,过来才正好啊。怎么,不欢迎呀?”

听了这话男人笑起来,修长的手指夹着许博远的身份证递回去,退了游戏和他一起往外走。

“哪能啊,我求之不得,还来不及呢。”



蓝河的假期一直放到元宵,还剩下四五天的空闲。他终于如了一年前十一月末的承诺,只是雪下得不大,地面只积起来薄薄一层,桥栏上古旧的石色斑驳,并无《白蛇传》中那白堤横亘雪柳霜桃的美景,却也足够引人浮想。

但雪是冷的,远及不上被窝里紧紧相贴的彼此的温度。


叶修喜欢把他当抱枕,不是随口说说。平常在外面这种状况很少,但只要是两人独处,青年总能从后背、胸口或手腕脉搏感觉到他的心跳,不一定贴得紧,却就在那里。而无论蓝河每晚是用什么姿势睡着的,第二天醒来他必在叶修怀里,那人阖着眼的容颜不过咫尺距离,有时下巴上的胡渣蹭着额头,有时碎发挠在脸颊上,一条手臂给他当了枕头,另一只手圈着他的腰——虽然蓝河自己有时八爪鱼了也这样。

他们聚少离多,开始许博远还对这种亲昵程度有些别扭,可自从两人干了本垒打,搂搂抱抱相比之下再正常不过;而时间一久,成了习惯,他们若是凑到一起时偶尔不挨着,就觉得好像哪儿不对劲。心尖上有根柔软的羽毛挠啊挠,催促着他们碰触彼此,桌子底下脚互相抵住,偶尔蹭过对方的手指,手肘贴在一起,都是好的。



于是当许博远倚着门框看他摆弄笔电,不动也不说话的时候,叶修很快就意识到了不对。

“蓝,怎么了?”

青年深吸一口气,重重吐出来,一双眼睛里罕见的带了点怒意。

“叶修,你给我说说,一月初的胃炎,怎么回事?”



可能是那段时间吃得太糙,几乎全靠泡面度日,也可能是烟抽得凶,抑或是没注意吞了什么过期的东西之类,叶修给兴欣众人训练到一半忽然开始胃疼,一开始他随便忍忍就过,于是没怎么管,结果后来越发剧烈,疼得他冷汗直冒,这才被按着去了趟医院。

因为吃什么都会反胃,难受得紧,叶修几乎饿了整天,连热水都不敢喝多;但是养个两天也就没有大碍了,大鱼大肉可以随便吃了,却没想到开药时医生随口一句“小伙子你胃要好好养啊”被苏沐橙认真听去,给他投喂了少说一周的薏仁粥,此后几个女孩子也时不时提醒他少吃点泡面。

现在么……

看看男朋友的表情,叶修非常肯定,自家妹子跟他告状了。


“只是吃坏了,两三天就好了,现在胡塞海喝完全没问题的。”

“哦,没事。我倒有点好奇,你当时到底是吃了什么才搞成这样。”蓝河哼了声,“没事也罢。如果你是在这段时间出问题,你猜猜我会做什么?”

……不知道。


叶修摇头,周围人对蓝河的评价全是温和脾气好,就连他自己,见过这人发火的次数也屈指可数,多半还是因为蓝溪阁的boss被抢了,顶多加个之前他们商量房子的事情——真要算起来,那还不能算吵,顶多是争论,然后蓝河单方面对他没辙。

于是他盯着许博远,心里居然有点好奇他的选择;而青年也没让他失望,他好整以暇地双手抱胸,丢了一小串爆竹。

“你整个月都别想着泡面了,也别想着炸鸡烧鲫鱼,没门。痊愈以后那个星期,一根烟也不给你抽。”

他顿了顿,又说,“再之后那个星期,你每天都只能抽五根烟咯。”


叶修背后滚落豆大一滴冷汗,暗想幸好。

“好了阿远,泡面少吃,我保证。”他举起一只手来,“我最近烟也抽得少了,这你知道,蓝河大大,就大发慈悲心疼一下你男朋友好不好?每天一根也行啊。”没了泡面不要紧,他男朋友做得好吃得多了;但是没了烟,他还真不知道咋办好。

戒烟是个漫长的过程,蓝河也清楚,他不讨厌叶修身上的烟草气息反而有些喜欢,但烟毕竟不利于健康,还是能少则少。

心里对这回答哭笑不得,许博远愣是没在面上显出来,他用冷静的声音这么告诉叶修,“那家里的泡面我可都扔了啊,跟你说声。”

“……成。”


蓝河的表情这才松缓下来。青年踌躇一会儿,终于迈步走到床旁,砰地直挺挺趴倒在叶修身边,他转了点头,目光凝注在男人的侧颜上,低低地长叹一口气。

叶修也瞅他,支颌伸手揉揉他的乱毛,听到他这样说。

“……都多大的人了,好好照顾自己啊。”


对自家男朋友犯胃病这件事儿,蓝河是气,但更多的何尝不是担心。

他也当然知道以叶修的能力,照顾自个儿完全不在话下——之前自己感冒发烧,辛辣的生冷的都不能吃,那瘦肉青菜粥还是叶修煮的——再说这人从十五岁离家出走,一路前行披荆斩棘,从未停下脚步,直到现在都还混得风生水起,根本犯不着自己替他操心。

但许博远还是会多此一举地担心他,有没有好好吃饭,是不是又没睡够,平时累不累。他有时候也会想,如果自己能一直在叶修旁边,能不能让他平常过得好些,为他减轻哪怕一点负担。

说到底,不过是因为在乎,因为关心则乱——因为爱。


“好咯,遵蓝团长的命。再扯下去你真要得个保姆称号了啊。”

叶修捏捏他的手,语气里带点无奈,“咱说点其他的呗。”

“嗯,哼?”

叶修又不出声了,只顾着玩蓝河的手指头。青年手腕一翻给他抓住,然后认认真真握着那双联盟第一人价值千金的手给人做手操,男人垂着眼看他动作,过了半晌,忽然没头没尾来了这么一句。

“我和老爷子说了。”



蓝河一怔,猛然反应过来,瞳孔骤缩。



“你……为什么又不打招呼的……”

“总有这么一天啊。人生大事,做了这么重要的决定,不能不和长辈说一声——你是想问我为什么不先通气?远啊,我要跟你提了这事,你铁定给紧张得连觉都睡不着了。”

……好像是这个理儿。


“那……”

“如我们所料,老一辈不会这么轻易松口的。”叶修也叹了口气,这种事情,少有人能找到万全之策,“没法,耗着吧。”

“我离家那么久,十几年下来,他们早不能左右我的决定了。”


“……”

许博远本已经张口结舌,这下更是呆若木鸡,直接被一个小弧线球打出了超长僵直。万千思绪毛线似的缠在一起打死结,直把他整个脑子搅成一团浆糊,只知道睁大眼瞪着面前人,手下意识地紧了紧,仿佛要把他的脸深深刻进心脏,直到无论如何都忘不掉的程度。



“不过么,远啊……”

叶修用手背蹭蹭许博远的脸,一直注视着他,笑意吟吟地这么说。


“我现在突然就想,他们要是知道你还能这么管着我,怎么会不同意。”




蓝河死死盯着他,抖着嘴唇,半个字都说不出来。他手下一松,翻个身一头扎进男人怀里,脸埋在他肚子上,两只胳膊死死抱住他的腰,而叶修慢慢抚着他的后背,蝴蝶骨在修长指尖下轻颤,仿佛要挣脱肌血这层桎梏,是展翼飞翔的前奏。

过了好半晌,怀里那人终于动了动,有闷闷的声音隔着衣料传出来。


“叶修,过段时间,等都有空的时候,我们一起去见长辈。”

许博远顿了顿,似乎刚刚做了一个决定,抬起头眨眨眼睛望过来。

瞳仁像刚被洗过,水晶般明彻,望可见底,青年语声低哑,却满满都是认真与坚定。


“你和我的,一起。”




这次,惊讶的人换成了叶修。

他以目光仔细描摹蓝河的容颜,探询他清透眼瞳中真切的光影,仿佛突然间无法理解这句话的含义。而青年保持着一个有点别扭的姿势趴在男人怀里,固执地抬头与他对视,耳尖在彼此的沉默里一点点染上薄红,却丝毫没有半分躲闪的意思。


最后叶修轻轻笑起来,瞳中映出半扇窗细雪的飘落,碎光星星点点,抹得一双眼眸浓墨重彩。他低下头,嘴唇贴住蓝河的唇,极尽温柔地蹭了蹭,然后捧起青年的脸,落雪般轻柔的吻落在他的眼睫上。


“好。”





这是杭州这个冬天的最后一场雪。

往后仍有寒风凛冽,雨水澈冷,离冰霜消融的日子却也已经不远。


而待得三月春来,樱花满树,湖光潋滟——


到那时,便是彼此相知。






<霜雪春秋·完>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不知道有没有小天使发现,这篇每个分节前面那几句加粗对话的语境变化emmm

上篇时他们异地,中篇时正在彼此千里送,下篇里就是正式住一起啦~

如果按照时间排序,霜雪春秋应该在盛夏光年前面……但是笨蛋作者总是想到哪写到哪(好意思说


然后,刚才发之前lft总提醒说有敏感词,找了半天没发现哪儿有问题= =

最后发现居然是 zha dan……

好好好我改成爆竹还不行么(눈_눈)


啊对了,那个本垒……完全不知道能不能开出来emmm

我需要多上点车积累点经验(·......·)

妈个叽,突然慌张.jpg


以上一堆胡扯请别介意,谢谢喜欢,笔芯~


评论(9)
热度(72)
©晓风烟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