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叶蓝】西湖醋鱼海鲜粥·传书(上)

*某种意义上的霜雪春秋补全(那篇已经一万字了喂!

*此部分故事发生时间为世邀赛后第一个冬天

*他们属于虫爹,ooc和bug属于我

*bgm:碎碎恋 — 陈学冬

*前篇走这里:   盛夏(上)   春秋(上)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快活!”笔言飞一锤键盘,“老蓝,这波结盟,咱不亏啊!”

看中草堂吃瘪,蓝溪阁众人可谓是极其美滋滋,半点都不同情的。

“比我们单枪匹马跟众工会抢要顺利多了。”曙光旋冰咂咂嘴,感叹:“但拿的材料少了点儿……”

“那个,老蓝啊,你跟你家那位商量下呗?”

“……”

青年噎了几秒,拿死鱼眼瞅过去,“这个我真没办法——你们自己看啊,boss他抢下来的,他主T的,之前说好了按贡献程度分配……”

讲着讲着自己也纠结起来,看得另外几个直摇头。

“啧啧啧,嫁出去的蓝溪阁高手泼出去的水啊。”

“胳膊肘往外拐啊。”

“不得了不得了,真成小媳妇了,这可咋办啊。”

三个人都一副夸张的不忍直视的样子,说相声似的唱和,搅得蓝河脸通红,愤而拍桌:“卧槽滚滚滚!我是个男人好吗!!”


*


一切要从笔言飞的多嘴开始说起。

那时日历刚刚翻到十二月中旬,广州的冬天不算很冷,风却着实吹得人骨子里头冒寒气。蓝河午饭吃了一半接到一个电话,莫名其妙下了趟楼,回来时手里抱着个不大不小的包裹,浑身上下开心得冒泡泡。

入夜寒:“老蓝你这是碰见漂亮姑娘了?笑得这么荡漾?”

曙光旋冰:“我看不止,怕不是收到漂亮姑娘送的礼物了。“

“sb滚。”蓝河高冷地喷了一句,接着作痛心疾首状,“原来我在你们心里就这形象?”

“那可不。都多少年的老交情了,还有谁比我们更了解你的。”

垃圾话说一通,蓝溪阁除会长外的另三大高手满足地转回去,忽然笔言飞又发现什么似的转回来,一双眼睛粘在蓝河手底下那盒子上,再也挪不开了。

“诶我说老蓝,不会真是漂亮姑娘送的吧?”

“哪里来的姑娘,边儿去。”

“那你那么仔细揭快递单干什么?”

“……”


诶,有猫腻。另外三个面面相觑,不约而同从眼睛里读到同一句话。

于是蜂拥而上。

几秒之后,一阵静默。


入夜寒抖着手戳在发件人一栏那个让他们生不如死很久的名字上,曙光目瞪狗呆,笔言飞声音颤巍巍。

“老蓝……你告诉我……”

“君莫笑怎么会给你发快递??!!”




“哈哈哈,公开现场啊这是?”
“你还说呢。”蓝河没好气地瞅一眼屏幕里扛着千机伞在悬崖上蹦跶的家伙,手下操作不停,“看到围巾和耳机之后更是恨不得把我按在椅子上审问,我还真有点怕他们给吓出个好歹来。”

结果谁知道,几个损友接受能力也不是一般的强,一个星期不到他已经快招架不住了。

“我也不知道顺丰送得这么快啊,以为要个两三天呢。”叶修委屈,“本来想着刚好能赶上你生日。”

“没事啊,早到就早到呗,确实是个惊喜——我还纳闷最近明明没网购来着。都挺好看的,围巾也暖和,耳机戴着很舒服,”青年说话时还有点不好意思,“谢谢啦,男朋友。”

男人的声音里染上笑意:“难得啊远,听你这么叫。”


没有团要带,没有野图要抢,也没有竞技场要约架,这是两个人都难得清闲的时候。现实里已过午夜,游戏里正值凌晨,一轮巨大圆盘悬挂漆黑夜幕,蓝衣剑客跟在散人身后攀岩而上,月光虽不如白日耀眼,却足以让他们看清嶙峋石块,还有岩缝间些许顽强生长的草木轮廓。

之前来过一次,路也摸得差不多,蓝河才有闲心边跳山边和人瞎侃:“唔,生豆腐都早丢汤锅里煮熟了不是。”

“说得对啊,早熟了,都不知道吃了多少碗了。”

“咳咳。我严重怀疑你接下来准备放大招。”

“嘿,那蓝啊,你敢不敢承认,你想我?”

“……”

“嗯哼?搂不到我家蓝团长的腰,也摸不着迷人的小腹肌,哥可手痒了好久。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“诶怎么激动成这样?” 君莫笑闪身躲开剑客的落凤斩,刚好跳到另一个落脚岩块上,“蓝啊小心点儿,没踩稳掉下去了可糟糕,别和话唠学啊,要因为这个给摔死掉经验真是划不来。”

“……滚,还不是你害的。”

“怎么能说是我的锅呢?我这是大实话啊,半点都不掺假的。”散人溜上一颗歪脖子树的树干,再度起跳,男人顿了顿,似乎还嫌不够又添一把火,“而且啊,蓝,我都这么诚实地承认了,你真的不回应点啥么?”

“你——你他妈——”

蓝桥春雪一个趔趄差点脚滑,许博远给堵得话都说不完整,憋了半天,气吞山河地咆哮道:“滚滚滚滚滚!!”



一阵鸡飞狗跳以后终于消停,两个角色都站到崖顶上时,游戏里的天色已经开始微亮。海蓝湖蓝黛蓝层叠到尽头,君莫笑的红发带猎猎飘扬,蓝河安静地看了一会儿,忽然想起很煞风景的一个问题来。

“叶修,和你商量个事儿。代表蓝溪阁。”

“你说。”


“关于野图boss……不你等等,先听我说完。”

“——好。”

散人掸掸护臂上的灰,一个简简单单的挂机动作,跟叶修的声音合到一起就品出不一样的意味来。

“但我相信你知道,野图boss就是用来抢的,哪个要归哪家,从来没这说法。”

“……早在最初跟你打交道我就知道。这是原则问题。不管我是你的谁,也无论你是我的谁,一样的。”蓝河平静地说,然后开了个玩笑,“嘿,我在斗神大大心里的信用值什么时候减得渣都不剩了?我好像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吧?”

“还真没——我不打岔了,蓝你说吧。”


一抹鱼肚白缓缓现出明亮来,涂抹浓艳如血的火,深邃神秘的紫。春易老几人说的条条框框在脑子里飘来晃去,蓝桥春雪原地打个转盘腿坐下来,许博远组织了一下语言。

“是这样,说白了,我们想与兴欣结个盟。”


抢野图的时候,两个公会合作的胜算远比单打独斗要高得多。他们现在材料方面仍然是块短板,尽管几个高手实力都不是盖的,拿下的boss数量有时还比其他的公会多那么一个,但缺得太多了,于事无补。眼下快到联盟的冬季转会窗,没有赛事的时候当然要把升级战队银武的事尽快提上日程,可是如果材料跟不上,那转会窗就算再长也是白搭。

问题就在这里。无论是蓝溪阁、中草堂,还是霸气雄图,抢boss要是迎面碰上兴欣的队伍,多半都得栽个大跟头——毕竟兴欣的带头人,通常不是君莫笑就是迎风布阵,两个心脏的退役职业选手跟网游里的高手玩家对阵,更别提其中一位还是荣耀教科书,谁赢谁输几乎一目了然。

兴欣就此成为一群大工会的眼中钉,可惜这根刺太实了,也嵌得深,根本拔不下来。他们都想过结盟这事儿,但心里真没底,谁知道其他工会是不是早就去搭过线了,谁知道叶修会不会狮子大开口出个高价,毕竟人家实力摆在那里没必要结盟啊,单打吞了一整个boss,收入说不定比结盟还高也难讲。


不过,自从蓝河收快递被损友撞破了个彻底,那件事简直像洪水中一株浮起的稻草(或许该说树干),直接被这几个牢实地把在了手里;饶是会长春易老,听说这茬后也惊得呆若木鸡了好一阵,可他也不愧是见惯了大场面的会长同志,思索一番后直接拍板,结盟这事就提上了案头来。

毫无疑问,蓝河出面去说。

只不过想起他们口里的“所谓联姻”,蓝河真是气不打一处来,当场就追着这几个砍了好一路。


“我们的需求主要是三个boss,影子军师沙寒、龙剑士、海的女儿瑞拉。”许博远的视线扫过文档,一排排往下看,“除了材料,其他可以随意分配;兴欣有什么主要的boss需求,只要不冲突,拿下了,材料自己优先捡。”

君莫笑也一撩袍角坐下来,跟蓝桥春雪并肩挨着,侧脸朝剑客那边偏了些许角度。

“具体怎么分配?我相信你已经有了点想法。说来听听。”



于是任发辫给吹得凌乱不堪,一散人一剑客八风不动端坐着,完美诠释了老一辈的“坐如钟”之言;角色背后的主人们同样没闲着,拉锯战来来往往,涉及到各自所代表的利益,说什么都不好松口。

而天光就在周遭静谧中越来越亮,越来越绚烂,朝霞用斑斓暖色泼满了穹空,湛蓝为底,絮云为缀,火红朝阳从面前一片雾霭中、从脚下深浓暗沉的碧色里一跃而起,橙黄于刹那间点亮天下,视野所及之处,皆光芒万丈。

直到灿烂日光当仁不让成为主角,蓝河这才恍然大悟似的,感叹一声。

“怎么,什么时候就天亮了啊?”


“貌似是在你说,那什么,绝对不行的时候。”叶修那边一时间没了声音,过几秒钟才回道,“不愧是蓝溪阁的蓝团长,这敬业得,咱甘拜下风啊。”

“嘿,彼此彼此,叶修大大也不愧是兴欣的好教练。”

蓝河抬杠,说完却没再继续,又叹了口气。

“都不凑巧,上回爬上来时间早过了,这次说着说着就忘了,又没看到日出。”


“感觉崖白爬了是不是?远啊,要乐观点儿。”叶修让君莫笑站起来,原地翻了个跟头,绕着蓝桥春雪溜达,花花绿绿的配色不断闪过许博远的屏幕,“想想看,爬崖这个过程,是不是锻炼了你的精准操作?是不是锻炼了你的思维跟上操作的速度?这可是训练的一部分,想想看你刚才学到了多少,比我们光坐在湖旁边看水要值得多了。”

这种“还不感谢我”的语气是哪里冒出来的。青年一时间无语凝噎,顿了半晌后又觉得哭笑不得,他说:“我们都是直男审美啊叶修。”

“怎么?”

“我感觉你说得很对……游戏里头日出也没什么好看的。”

“呵呵,是吧。真要看日出,不如自个儿背个包旅游去。”


“唔,说起来,广州还真有个地方适合看的。从化石门森林公园,有座山峰叫做天堂顶,那边位置高,空气也不错,叶修你之前没去过吧?”

君莫笑在许博远的屏幕里挠挠头,何止没去过,基本是没听说过。

“那下次过来咱就别一直宅在家了?挑个暖和点的时候去看看?偶尔锻炼一下也是好的呀。”

叶修想了想,笑答:“嗯,成。”


“不过我们的条件好像还没谈完?”

“啊,是哪。”

叶修模糊地说,似乎打了个哈欠,语调懒洋洋的。

“远啊,不要紧,我们慢慢商量。”


反正嘛,他想,拉不到男朋友来兴欣,那打野图的时候能够并肩作战,互为盾矛,也是个好主意啊。




太阳终于脱离了白雾禁锢,冉冉升上苍空,崖顶上两个角色的影子被光拉得长长。而现实里依然夜色深重,四下静谧,许博远喝了口杯中热茶,蹙眉听着另一端那人说的话,沉吟几秒再给他回复过去,神色认真又沉凝,很明显是公事公办的态度。

而叶修手指间夹着烟,偶尔送到唇边抽一口,仍然是他惯常的漫不经心的样子。


但他俩眼睛里,明晃晃的,藏匿着沉浮着的——

可不是,只有面对彼此才会展现的笑容么。





TBC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卡文卡得让人生不如死……

万事开头难,真的是难啊难啊,结尾相比起来简单多了(大哭

不好意思诸位久等了!土下座!

希望大家喜欢!笔芯~


评论(11)
热度(50)
©晓风烟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