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湖醋鱼海鲜粥·传书(下)

*终于不偏题了(´· д ·` ; )

*本段故事发生时间是十二赛季冬末

*自由心证的一丢丢喻黄周江乱入

*bgm:雀跃 — 任然/小来哥

*他们属于虫爹,ooc和bug属于我

前文走这里:飞鸽传书(上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叶修——这里人多。”

“都忙着呢,哪顾得上看角落里我们两个。”

“——你确定?”

“那就假装他们看不见。”

“……”


“蓝啊,躲个啥。咱俩堂堂正正的,又不是心里有鬼,”叶修给人晃晃手里一根薯条,凑近一点,“咱得给他们点儿准备,慢慢来不是。”

青年咬了一大口汉堡包,原本垂下的眼睑抬起来,看着他眨了眨。

“唔……嗯。”


*


异地恋是一种苦楚,距离成为天涯,空间扮作海角。

而他们陪伴着彼此,是网游里飞扬的衣袂,偶然相遇的几句调笑,微信里一次次跳出的语音和视频邀请,还有相较之下何其稀少的奔赴。

千年前的飞鸽传书、快马加鞭,在长河中蜕变为火漆封讫的信件,又以电波为媒介连接起整个世界。如今两人早已不必如先辈一般,枯等邮差却只取来相较时间总嫌太短的手迹——彼此的声音随时能响在耳廓,笑颜身影也在照片库里专门分了个相册,总是方便得多。

可毕竟还是遥远,有时候,什么都比不过一个真正的拥抱。


所以每回那三五天,对他们来说,实在是难得的相见。两个大男人不像异性情侣那样腻歪,但走在街上时也会有意无意肩并着肩,胳膊轻微摆动,手背指尖一次次擦蹭——叶修总是不知不觉用小拇指勾住他家许先生,而蓝河会下意识有点羞赧,很小心地挣一挣,末了想一想,却还是由他拉着。

于是这一勾,就再没放过手。

而一个吻,就惹起星火燎原。



电波忠实地为他们带来彼此的消息,从未被时间影响。于是西湖冰雪消融,樱花与柳絮齐飞,南方沿海湿漉漉的回南天让人窗户都不敢开,接着草木葱茏中是吃粽子的时节,夏休期到了,各路职业选手也开始在网游里兴风作浪,窗外闷雷同闪电撒泼,大雨倾盆而落。

“喂喂喂快拦住轮回那个神枪手!”黄少天大叫,操纵着剑客左冲右突,“跟着我的都跟紧了啊!别一个翻滚跑人群里分不清东南西北了!银光落刃看剑看剑看剑!嘿还想偷袭我太嫩了啊哈哈哈哈队长你在哪里啊我怎么找不到了!”

“副队,我屏幕都被你的文字泡占满了……”

黄少天似乎没听见:“咦既然周泽楷来了江波涛应该也在吧,你们都注意一下——啊队长收到!”

话音没落鼠标一甩,头上顶着“蓝叽叽叽”ID的小人突然一个变向,直扑某个稳稳吊着boss仇恨的骑士。叶修那是什么人,直接给他躲过去,一波骚操作蹿远了不忘嘲讽,把剑圣气得话跟不要钱似的叽里咕噜往外冒,作势要追着他打。

但到底是没跟过去,黄少天得先拦着意图偷袭的老对头。他给中草堂侧翼硬生生开了个口子,魔术师对此早有预料,两边一收就要来个口袋阵型,偏偏兴欣的一群戏精突然瞎撞进来,表面无头苍蝇似的方向却是笔直,一箭打进了混战中心——于是混战升级,众多玩家头晕眼花团团转,逮着身边的非队友就揍。


而蓝河带一个小队跟在术士后面,耳机里吵吵嚷嚷是短兵相接,是国骂和偶像的垃圾话。他身边那人的双手在键盘上舞出残影,悠悠吐着不觉脸T的“大实话”,屏幕上视角跳跃得让人看了就天旋地转,眼睛亮亮的全是专注。

恍惚间,连秒针都放慢了速度。



一个多月时间,不宅在一块儿打游戏,真是对不起他们的“宅男”属性了。蓝河的脾气在夏天会好上很多,大批加入的职业选手可不是吃素,就连叶修也难以保证兴欣的野图收获,两个人都没拿到boss的情况不算少见,于是各自都遗憾,但也开心。

最终总有分离之时,八月末临近了,他们的生活也将各自回到正轨,再度相隔。

想念却不会因此消减,当晚风将树叶染成金黄,菜场里当季蔬果满满当当,他们仰望着同一轮满月描述自己的中秋节;而当枝干光秃,当圣诞的活动宣传挂在各大商场甚至是荣耀的官网上时,他们都该穿上厚大衣了。

伴随愈来愈深的感情一路走下去的,是风衣*和围巾,衬衫加耳机。

也是季节更替。



“喂,蓝?”

“晚上好呀。”

“十一点半都过了,晚好晚好。今儿年三十呢,不忙啊?”

“咋可能。前头刚送走十几个亲戚呢,小家伙们可喜欢闹腾。”蓝河咚咚跺两脚让裤腿溜下去,“哎这风冷死人。”

“没开暖气啊?我这边屋里热的,得穿短袖。”

“我也是服了您老,外头六七度常年没雪,开个屁的暖气嘞。”


叶修回头看了眼客厅,二老津津有味看相声,叶秋在摆弄电脑。他放轻脚步往自己房间走,叼一根烟点上,放松地深深吸了一口气。

“你这么说,话唠也这么说,却都冻得跳脚。”

“可不是。都讲南方是魔法攻击,北方是物理攻击,湿得让人难受。”


两人随意地讲,话题不着边际。男人开机登陆游戏,从抽屉里摸出一张卡来,角色界面赫然是又一个战法,比起君莫笑来外观顺眼很多,头上顶的ID叫“秦岭秋风”。

叶修懒洋洋敲着键盘,战法打开信件,是春节活动的道具。他扫一眼公告栏,奖励有紫武也有稀有材料,节日商人那儿还可以用活动材料买些好东西,伍晨之前说过工会方面这些都还算充足,可以试着冲冲,要真做不成也没影响。

不过蓝溪阁好像有点缺。

“你们盯着春节活动呢么?”

蓝河不知道这奇怪的走向是怎么着,“啊是,最近玩家需求挺多的,都拿贡献点来换。”他说了个材料名,叶修想想,这东西好像来自七十级十人本,日常掉率感人。

“要不要来个外援啊?价钱好商量,家属有专享折扣。”这个任务是能重复做的,换句话说,奖励可以重复领。

“诶不是……老哥你在干嘛?”蓝河懵道,“怎么谈着谈着就扯到金钱方面去了,伤感情啊!”


他们就着这事又扯皮了一会儿,战法在主城里漫无目的地溜达,叶修想着他刚看到的一串活动小提示,不自觉地就弯了唇角;那头蓝河没耐住冻回屋里闷了一会儿,和他爸妈瞅了下春晚的杂技,然后在下一首歌颂祖国的前奏响起时,忍不住又溜到了阳台上。

语音还接着,他把听筒贴在耳边,另一端是鼠标点击声。青年咳了咳,叶修手下没停,应了句:“叠罗汉?”

“没,独轮车顶盘子。”

“你喜欢这个,看不出啊。”

“只有点兴趣吧,看着担心盘子掉地上。要是多米诺骨牌似的发展就真麻烦了。”

“呵呵。”

叶修轻轻地笑,面前屏幕右下角的时间,代表分针的数字加了一。



把秦岭秋风停在交易市集门口,男人下线关机,去打开了窗户换气。寒风裹着雪花钻进来,他冻得抖了一抖,穿上外套后拿起手机按了结束通话,那头许博远还在发着楞,叶修一个视频邀请就打了过去,接起来时他正看到青年朝手心哈气,不由问:“困了?”

“不是,换个手拿,冷啊。”许博远说,似乎期待着什么,脸庞亮晶晶的,“都熬过那么多回了哪还会在这时候困。等着跨年烟花呢。”

“广州天气不错嘛,哪像哥这边,雪下得真大。你看。”

“嘿你这人,知道我没见着雪还跟我说这个,心脏啊心脏。”

“实话实说嘛。”


秒针跳回零,分针又往前走了一格,十一点五十九。



蓝,又是一年了。

是啊,一晃眼就过去了。难以想象,我居然安安稳稳和荣耀教科书谈了一年半的恋爱了。

呵呵,别高兴太早,后面还有很多很多年呢。

那我就一点一点攒着开心呀,无论如何,总会和你一起走下去的。

我也这样想。


然后男人顿了顿,说。

快读秒了,一起等?

好。



这是他们在一起后的第二个除夕,一起回望过去的岁月,迎接新的时间。

对方的身影将长伴左右,那约定是誓言,是他们对遥远未来的承诺;于是唇角自然而然地扬起,心绪也随之欢愉雀跃,即使相隔再远,因为拥有彼此,他们同时拥有了软肋和盔甲,也在日复一日的陪伴中,蜕变成为曾经从未想象过的、更好的自己。


最后十秒钟,倒计时开始。



“十,九,八,七——”

蓝河听到彼端微小的风吟,有雪落下的声音。


“六,五,四——”

呼吸于想象中缱绻交缠,来自南方北方冬夜的问候,两人只是静默。


屏幕上大钟的秒针嗒嗒地走,电流传递出演播厅中齐整的倒数,期待与喜悦点点滴滴汇聚,集泉为溪,河流入湖,江汇成海,广阔如同整个世界。

“三,二,一——!”


当——

一朵朵斑斓烟花骤然绽放,一墙之隔与千里之外的电视里钟声同时敲响,人们欢呼雀跃,春节在翘首企盼中欣然到来;而无线电波让蓝河听到恋人压低的嗓音,描绘出柔和光影下微弯的眉眼,耳畔传来他轻缓的鼻息,话语里尝得出亲昵与温柔。

那么近的距离,仿佛他就在身边。

“阿远,新年快乐。”



夜空星罗棋布,北风冰凉,青年在漫天光焰下咧开一个灿烂的笑,五彩霓虹伴随万千灯火映入眼中。

“新年快乐,叶修。”




千里之遥又如何,聚少离多又如何。

因为是你,我甘之如饴。






<飞鸽传书·完>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*风衣衬衫都是来自河河的生日礼物嗷

许同志的审美咱有目共睹,就不多描述啦。


emmmm文风有变,我的锅(遁

发现知乎这个网站很神了,各种各样的观点都有,看一圈下来受益匪浅。

其中不乏激进的,但多数挺理智,有理有据有时候连感情都十分充沛。如果是某种命题作文,这些回答交上去铁定满分不解释。

笨蛋作者跟发掘到了大宝藏似的QWQ

对一个十几年如一日看的书又不多不精的单身狗来说,阅历真的是硬伤啊硬伤啊……


——好吧我怎么又废话了一堆妈个叽。

总之,希望大噶喜欢~!


评论(6)
热度(43)
©晓风烟 | Powered by LOFTER